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豆小豆科技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22|回复: 0
收起左侧

脱缰的小野马

[复制链接]

2870

主题

2870

帖子

875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754
发表于 2021-9-20 01:39: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脱缰的小野马
脱缰的小野马
  按语:这是一段既平凡而又特殊的人生经历。说它平凡是因此次的经历与原来相比毫无二致之处。说白了,这就是一次非常普通的外出游玩。但它却是发生在一段百年不遇的肺炎疫情防治期间的令人难熬的特殊阶段,华闻读书阁。这段时间,日常外出成了人们的一种奢侈行为,赋闲在家却成了人们的一种生活常态。对女儿而言,这次外出的意义并不亚于久旱逢甘霖的感动,抑或密室囚徒重获自由,重见光日的畅快。

  今年6月25日,也就是端午节的这一天,天空阴沉沉的,大地上刮着微风,炙热的太阳光线偶尔也会洒向大地。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户外活动的好天气。
  吃完早饭,6周岁的女儿便嚷着要去西侯幽谷玩耍。我们带了13个在家已洗干净的油桃、2个香蕉和2个已蒸熟的竹叶粽子,并且准备了充足的饮用水。
  不瞒您说,女儿好久没有游北山了。春节期间我曾专门带她去北山游玩过1次,后因社会上流行的肺炎疫情或者天气的缘由,我们就再也没有了游北山的机会。期间,女儿大部分时间只能蜗居家中,蓄势待发。她等了这么久,今天这么好的天气她岂能忍心错过呢?其实,这几个月来不但窝在城区的女儿憋的难受,我亦时常倍感压抑郁闷的。远离繁杂红尘,给紧绷的身心放个假,这何尝不是一种好的生活态度呢?

  我们开着三轮车沿着宽阔的中兴路自南向北行驶,道路两侧郁郁葱葱的景观苗木一棵棵一株株从我们的车旁迅速的依次闪过。
  我们无心停车欣赏道路西侧热火朝天的建筑场景,亦无暇光顾道路两侧零星的水果和花卉的摊位。不过,令人遗憾的是这条道路在泗北新城的北段的路面上镶嵌着的即将用商砼混凝土和柏油修补的大大小小的方方正正的小坑不规则的在道路上规范着我们的行动路线。这些人为的客观存在的小坑像似不拿薪水的铁面无私刚直不阿的义务交通员。它们时不时的打击着我们的锐气抑或疯狂。当然,只有它们,也唯有它们才有资格断断续续的调节我们前进的节奏抑或速度。“小心驶得万年船”。这句谚语我还是晓得的。我岂能刻意违背它而置爱女于危险的境地呢!
  我们离县城渐行渐远。车子刚过泗北新城最北端的红绿灯路口,女儿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情绪变得高涨起来。她手指正前方激动的大声的对我道:“爸爸,孔子读书阁,您快看前面那2个红彤彤的大草莓不见了。”我说:“年初还存在的,现在还真的没有了。其实,这2个草莓雕塑在去年下半年的时候就掉色严重,并且早已损坏,有碍观瞻,早该把它们移除的。”她又问我道;“爸爸,它们是被人搬走的吗?”我笑了笑回应她道:“硕大的雕塑人为搬动是不太可能的,有可能是人们借助大型机器拆除后,用车辆运走的。”
  我们继续沿路驱车前行,拐过一道弯,这条路再次变得南北笔直起来,路面却是随地势逐渐抬高的。今天虽说是阴天,但这还不足以抵挡夏日的热度。我们的这辆三轮车开始变得有些吃力,车厢内亦逐渐散发出淡淡的烤糊了的橡胶皮的难闻味道。这时虽说我的内心多了些许的惶恐,但我却并不过于担心。因为前几天我带着女儿在城区玩的时候亦出现过类似的情况,当时我们熄了火让车凉了一会。毫无疑问,这次应该依然涛声依旧。我调低了车速,特意把它开到了一个较平坦的路面上停了下来。女儿扭过头来对我道:“爸爸,您看哪儿有个大风轮在转动呢,我想过去看一看。”我跟着她下了车。她对我道:“爸爸,这个斜坡太陡了,树海读书阁,您帮我一下,可以吗?”我爽快回应她道;“非常愿意为你效劳。”
  可不是吗,这条宽阔的上山路是筑在丘陵上的,为降低这条道路的坡度,这儿的丘陵地面被人为的硬生生的削下去足有1米多的高度。这造成了路肩旁的斜坡显得异常的陡峭。女儿在我的帮助之下登上了斜坡,树海读书阁,我紧随其后。在我看来,这2组风力发电装置上既矮又单薄,每个风轮上均有4个叶片,每个单叶片均不足1米,相对于南山直径100多米长的叶片而言,它们简直就是“小巫”了,根本就入不了流的。
  以前经过这儿的时候,风叶轮几乎是不转动的,但今天它们却一圈又一圈的缓慢的转动着,树海读书阁,倒也养眼。也许这也正是令女儿心动的缘由所在。在它们的周围是一片花生地,花生地里套种了玉米。这两种庄稼在这片较贫瘠的丘陵沙土地里却长得郁郁葱葱生机勃勃的,树海读书阁。勤劳的庄稼人几乎没有在这块地头上预留出足以让人插足的空闲地。女儿想继续靠近它们,试图近距离的观摩一下风轮,却被我制止了。她有些不悦的悻悻的嘟噜道:“这太遗憾了!”

  车行六七分钟后,我们就进了西侯景区。我们把三轮车停放在幽谷的停车场上,便带着随身物品徒步沿着峡谷沟底的柏油路前行,金霏读书阁。路的两侧不时会有三三两两的白底黑斑的蝴蝶在草丛的上方你追我赶的翩翩起舞,好不自在。这些活泼可爱的小小精灵引起了女儿的极大兴趣。她开始想方设法的小心翼翼的靠近它们,精彩读书阁,然后快速的张开双臂,孔子读书阁,试图用一双小手捧住它们,捉到它们。可是,这些小蝴蝶的身手实在是太敏捷了,倒是我们家的这位51.9斤重的小姑娘的庞大身躯拖累了自己,令她的行为显得过于的笨拙。她的情绪开始变得有些急躁,甚至有了些许的懊恼。
  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此言不假,女儿很快就学乖了,她有了新主意,想到了新招法!她表情严肃神秘兮兮的用她的右手向我摆了摆,铭华读书阁,示意我过去。我返身走到她的面前,爱看读书阁,看到一只小蝴蝶正落在她身旁的一片细长的绿色草叶上休息。她压低了声音对我说:“爸爸,您小心点,千万别惊到它!请您把您手里的我的草帽递给我,我要用它扣住这只小蝴蝶,金霏读书阁。”她用帽子扣住了这只小蝴蝶,我帮她从帽沿下抓住了它。她一脸严肃的对我道:“爸爸,您小心点,不要伤了它;我只看一看它,咱们就把它放了,行吗?”“当然可以了。”我不假思索的回应她道。我紧接着夸奖她道:“我姑娘还挺有爱心的。”是啊,善良纯洁的女儿在无意之中践行着“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杀照灯。”这句俗语的内涵。
  她近距离的先后仔细观察了这只小蝴蝶的炯炯有神的眼睛、细长的触角、修长的腿、小巧的嘴巴和笔挺的翅膀。也许我们的粗鲁行为惊吓到了这只可爱的小精灵,当我们放了它的时候,它的身体变得不再那么的灵巧,而是惊慌失措的颤颤巍巍的飞走了。
  好景不长,烦人的太阳依靠自己碾压式的魔力驱散了乌云,它重新驭控了整个天空。虽然这时的天空还是雾蒙蒙的,但这好像丝毫未能消减它的威力;虽然微风徐徐,但阵阵热浪却铺天盖地的持续不断的撞击着我的身躯。这令我感觉浑身的不舒服,甚至可以说感觉有些异样的痛苦。
  毫无自我保护意识的女儿早已汗流浃背,她却兴致盎然,依然拎着小草帽完全暴露在烈日之下气喘吁吁的沿着道路来来回回的追赶着你来我往的蝴蝶,丝毫未有消停的迹象。唉,这些通透的小精灵像似有意在捉弄我的女儿。它们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急急忙忙的蹦出来一两只,挑衅似的在她的面前飞来晃去的。它们好像对女儿说:“快过来抓我呀!哈哈,你抓不到我们的!”等女儿刚一靠近,这些自信满满的小精灵便像炫技似的,孤傲的在低空中滑出一条条波浪般的抛物线,一溜烟的飞走了。它们对女儿玩起了车轮战!而单纯的她对此却浑然不觉,依然乐此不疲的追赶着它们。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出猎人的手心。可不是嘛,她抓了又放,放了又抓。当然,这离不开我对她的帮助。就这样,她一边跟着我向幽谷深处进发,一边饶有兴致的追赶着它们,捕捉着它们……
  随着户外气温的持续升高,远处树木上的知了的鸣叫声亦越来越响亮了。直到这时我这才突然意识到今年第一批破土而出的蝉已羽化成知了了,只不过它们现在尚未形成规模罢了。我怕女儿中暑,制止她道:“闺女,你暂且停一停,来树荫下休息一下再抓也不迟呀。”她却对我说的话充耳不闻,毫无回应。她把我的善意当成了耳旁风,依然我行我素。我没有再理会她,而是独自大步向前走,来到了一片树荫下,便找了一块较干净的路缘石坐了下来,默默的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没过多久,她又用草帽扣住了一只。她一边蹲着身子用手按着帽子,一面大声向我求助,“爸爸,您快过来呀,帮我抓住它。”我假装生气对她道:“你别求我,我不会再帮你的;天太热了,我可不想再被火辣辣的阳光晒了;你放了它,也到这儿凉快一下吧。”她可怜兮兮的央求我道:“我不嘛,就要您来帮我抓住它。”我固执的生硬的回应她道:“不帮!要抓,你就自己抓;请你不要再强求我。”我看到她蹲下单薄的身子,侧着小脑袋,小心的把草帽的一侧慢慢的掀起,掀起,再掀起。事与愿违,小蝴蝶快如闪电般的逃走了。她“哇”的一声伤心的哭了起来。她一面哭着慢腾腾的向我走来,一面气呼呼的说:“我回家告诉妈妈!”我说;“你有本事就告诉你的妈妈。天这么热,你却不听我的忠告,执意要在这热嘟嘟的太阳底下抓蝴蝶。你的脸和胳膊嗮伤了怎么办?你要是中暑了又该怎么办?”她依然‘呜呜呜’的哭着道:“我就要告诉妈妈。”我提高了嗓门对她道;“你有本事就告诉呀,看看你妈会批评谁!”
  说句心里话,对于女儿的哭闹,我并不真心生气,更没有心生一丝的反感。这只是小孩子天性使然的外现罢了,何罪之有?小孩子嘛,理性的情感较少,感性的东西多些罢了;高兴了,就笑;委屈了,就哭!这应是小孩子对待生活的一种人生态度,抑或是有些小孩子拿此来要挟制服自己家长的一种法宝罢了。
  她拎着草帽低垂着头慢悠悠的跟在我的身后,我扭过头来看到她垂头丧气的样子,我的内心有种被细钢针猛扎的感觉。我安慰她道:“闺女,我可不是有意为难你的;我是为你好呀;天气太热了,你现在脸上还汗津津的,你后背的裙子都被你的汗水湿透了;这样下去你会中暑的。”她没有搭理我,而是低着头继续无精打采的往前走。
  我知道我用“为你好”的三字善意道德绑架了她的情趣,抑或无情摧残了她的趣味无穷的兴致。我看到她的气未消,就想了个折中的办法,试图与她套近乎,希图缓解一下我们之间的尴尬紧张的气氛。我对她道:“闺女,你看这样好不好呀,我帮你抓蝴蝶,你先在树荫底下凉快休息一会。可以吗?”她依然没有吭声,只是有些不情愿的把她手中的草帽递给了我。她阴沉着俊俏的小脸,嘟噜着薄薄的嘴唇,紧锁着修长的双眉,静静的站在树荫下,眯着眼睛用一种异样的眼神注视着我。
  毋容置疑,对于像我这样的大人而言,借助外物抓住一只蝴蝶并不是一件难事,抑或可以说是一件信手拈来的事情。很快,我就轻而易举的抓住了一只通体黑色的蝴蝶。见此情景,女儿的情绪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她再次调动起了自己的情绪,高兴的在树荫里手舞足蹈的冲我大声喊道:“爸爸,您快把它拿过来让我看一看。”我知道她终于消除了对我的成见。她好奇的问我道:“爸爸,为什么前面的蝴蝶全身是白颜色的,身体上还有些浅黄色的点点,而这只蝴蝶全身都是黑颜色呢?”我向她解释道:“这与它们生存的环境有着莫大的关联,身体呈现白色的蝴蝶一般生活在明亮的环境里;而黑色的蝴蝶则是一般生活在比较阴暗的环境里。”我怕她听不明白,又继续向她解释道:“无论蝴蝶的身体呈现什么样的颜色,都是为了与它们的生活环境相一致;这是为了更好的隐藏自己,躲避它们的天敌,保护自己;它们身体的颜色不是为了美化环境,抑或吸引人们的眼球,而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自身的安全而生成的天然保护色。”

  我看得出女儿还在刻意的抑制着自己的情绪和内心的冲动,她暂时没有做出出格的行为,只是左顾右盼的欣赏着沿途的风景。我们来到了一个大水库边。这儿有几块大型的景观石隐蔽在树丛里的阴凉处。我们爬上它们其中的一块较大的表面相对较平整的石头上做了短暂的休息。期间,女儿看了一会抖音火山小视频,我则怀着复杂的心情欣赏着远处的旖旎风光和时不时的还关注一下对岸的几位年轻垂钓者的动向;我们还吃了些从家中带来的水果、粽子,喝了点水,补充了一下我们身体的水分和能量。
  半个多小时后,我们又重新整装出发。走着走着,女儿突然尖叫了起来,“爸爸,您快看那边飞来一只黄颜色的蝴蝶。”这的确是一只通体呈黄颜色的蝴蝶。我感觉这太不可思议,不由自主的对大自然油然而生起崇拜之情!我想难道这世上抑或宇宙之中真的有一种无形的超自然的神力,它抑或它们正在规划、创造、控制着客观世界之中的万物的分布、格局和命运?唉,在大自然的面前,人类的力量显得是何等的单薄和渺小!您也别不相信,试想人类的仿生学技术再发达,难道不是模仿自然的生物而来的吗?人类的克隆技术成果再成功,难道还敢与自然天成的生物体相媲美吗?人类的科学技术再发达,难道还能利用宇宙之中的材料另造一个地球悬于宇宙的某个角落里供人类居住吗……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人生短暂何不选择一种积极的人生态度呢?神智、肢体皆健全之人何不发挥自身之中所蕴含的正能量力所能及的为自个的家庭的幸福、国家的富强和社会的进步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呢?我浮想联翩……
  女儿终于忍受不住小蝴蝶给她带来的诱惑,她趁我不注意从我的手中抢过小草帽又沿途追逐起来。这次我没有再阻止她,只是提醒她要留意过往的车辆,不要冲到杂草灌木丛生的道路的外侧,还要留意自己的脚下,不要摔倒伤着自己了。她一边回应着我,一边火急火燎的追逐着小蝴蝶。

  火红的太阳依然照射着大地,气温还在持续不断的上升,人走在路上烤的更难受。没过多久,我们又选择了并排坐在树荫下的水库旁边大理石台阶上纳凉、休息。由于今年的雨水较少,气温偏高,这座水库的水位下降的比较严重。以前淹没在水底的不见光日的石头早已冲出水面,裸露在外,暴露在烈日之下。女儿怯生生的问我道:“爸爸,我可不可以到水边玩一会呀?”我回应她道:“可以呀。不过我对你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她有些焦急的询问我道:“爸爸,您快说是什么要求呀?”我道:“天太热了,我们只能在那玩一小会,可以吗?”她笑嘻嘻的做了个‘OK’的手势,用一种胜利者的口吻回应我道:“成交!”
  我们下了堤坝,来到水边。这儿有3块三足鼎立的大石头,其中除1块石头矗立于岸边外,其余2块石头除少部分突出水面外,大部分置身于水中的。这3块巨石之间有一小片没于水下的缓冲地带。它们围拢的这块地方是石头底子,有1平米左右,上面散落着许多黄色沙粒。这汪清澈见底的八九公分深的水是与水库中的其他的水接连成一片的。
  女儿迷恋上了这个地方,她再次怯生生的问我道:“爸爸,我可不可以脱了鞋子,光着脚丫进水玩一会呀?”我回应她道:“这个不用请示,你想怎样玩都可以的。”她笑容满面的脱了鞋子,光着小脚丫进了水。‘哎呀,脚底好痒呀!’她一面惊呼,一面在水中东倒西歪的。我看倒她的小脚被水中的沙石咯的难受,就提醒她道:“赶快趟水过去,到旁边的光滑的石头上去。”她在水中一面弓着身子慢慢的踱着步子试探着向前走,一面怯怯的向我求助,“爸爸,我有点害怕。”我一面鼓励她,一面赶紧向上卷了卷我的裤腿,脱了鞋子就急忙下了水。我扶着她上了一块突出水面且表面光滑却并不太平整的石头上。她坐在了石头上,双手扶着石面,身子左右摇摆着,一双小脚不停地上下击打着水面,被溅起的水花在水面上四处飞舞,有的还不时的落在女儿的粉色的裙子上。
  由于气候的原因,水库里的水的温度还是蛮高的。我感觉水溅在皮肤上并不是那么的凉,倒是蛮舒服的。女儿的胆子变得越来越大,她的动作亦放得越来越开。又过了一会,我在不经意间发现她的裙子的下半部已被水浸湿;我用手伸进她的裙子摸了摸她的后背感觉湿漉漉的。我想让她离开水边去别的地方玩,她却极力反对。看到她在这儿玩的这么开心,这么享受的样子,我的心开始变得柔软起来。我想也是,小孩子在水中玩耍本来就机会难得,更何况她这位小姑娘呢。我只好帮她把身上的裙子脱了下来,让她穿着小裤头在水中玩。中午时分,天太热了。人置身其中有种被活蒸的感觉。我不停的用手沾着水往她的前胸、后背和胳膊上涂抹,试图给她的身体进行降温。
  没过多久,我感觉自己热的难受,就索性脱了衬衫和长裤穿着裤头一股脑儿的把整个身子淹没于水中。借此机会,我亦把我的被刚才的汗水浸湿的衬衫和沾染了些许幽谷尘土的长裤洗了洗,晾在了水边的一块大石头上。临走的时候,清洗后的衣裤竟然晒干了,穿在身上终于又有了一种身体与衣裤泾渭分明的感觉,舒服极了!说句实在话,这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原以为到我们离开的时候只要衣裤不要过于的潮湿,穿上去不粘皮肤就ok了。
  不知何时,远处对岸来了4个十七八岁模样的年轻人,他们陆续下了水,在水中游泳。见此情景,女儿好像恍然大悟的样子笑嘻嘻的对我说:“爸爸,您看那几个人在游泳呢。我记得您给我说过您会游泳的,您现在也游一游,让我见识见识,好吗?”我对女儿道:“谢谢你的善意提醒。我会游泳,这不假,但现在我不能进深水区游泳,我不能冒这个险。”她满脸疑惑的问我道:“为什么呀?”我向她解释道:“这儿就我们俩,万一我要是在水中腿抽筋了或者发生了其他的意想不到的事情,威胁到了我的生命安全了,怎么办?你来救我吗?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我出了危险,以后我怎么再保护你呢?”闻听此言,她有些难为情的小声对我道:“爸爸,对不起,我明白了。”
  女儿一边自娱自乐的在浅水中嬉戏,一边不时的向我的身上泼水。这种鬼天气身体浸泡在水中,能给人带来愉悦和享受。细长的绿色水草被我无意之中的搅拌而形成的水下暗涌的冲击下摇曳了起来,它们就像似微风吹拂下的一条条的绿色彩带,那么的柔软,那么的有韧劲。不过,它们的妩媚却给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女儿停止了嬉戏,爬上了伸于水中顶出水面的一块表面较平整面积约1.5平方米的石头,蹲在了上面。她对我说:“爸爸,请您给我些水草,我要用它们盖住这块石头。”她小心翼翼的把我陆续递给她的成年水蛇般修长的水草舒展开来,认认真真的把它们摆放在了石头上。
  后来,我们又向山上爬了一会,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我们就早早的下山了。
  到家后,女儿并没有向妻告我的状,而是在第一时间向她滔滔不绝的表达了自己登山之后的愉悦之情,但她那红红的脸袋、脖子和裸露在外的手臂在无意之中出卖了我。这给我带来了麻烦……
相关的主题文章:

  
   情缘难断
  
   要像散文诗一样地活着(外一章)
  
   温馨(外两首)
  
   春游东岳庙
  
   璀璨瞬间
树海读书阁[url=http://www.tlysm.com/]树海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